会员中心 客服帮助 设为首页 博淘导航

明代墓葬出土的元青花鉴赏

2011-05-25 10:38:31 作者:佚 名 来源:《东方收藏》杂志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青花瓷发端于唐代,但是,真正的大发展是在元帝国时期。元青花独特的艺术价值、日益上涨的经济价值和流传甚少的现状,使其成为古陶瓷界万人瞩目的巨星。在元青花中,有10件出……

明洪武4年汪兴祖墓出土外青花龙纹内青花菊花印花龙纹高足碗

明洪武4年汪兴祖墓出土外青花龙纹内青花菊花印花龙纹高足碗

青花莲池鸳鸯纹碗

青花莲池鸳鸯纹碗

青花瓷发端于唐代,但是,真正的大发展是在元帝国时期。元青花独特的艺术价值、日益上涨的经济价值和流传甚少的现状,使其成为古陶瓷界万人瞩目的巨星。

在元青花中,有10件出土于九处明代墓葬中,它们都是元代景德镇窑烧制的产品,是难得的标准器。本文拟将它们从元青花中梳理出来,一一列举如下,再加以分析,以期为进一步研究元青花提供些许对比资料。

一、明代纪年墓葬中出土的元青花概况

第一处,江苏省南京市中央门外明洪武四年(1371)汪兴祖墓出土的外青花龙纹内青花菊花纹印花龙纹高足碗,1970年出土,江苏省南京市博物馆收藏。高足碗高11、口径12.9、足径4厘米。它虽然出土于明代洪武四年墓葬,但是其造型和纹样具有元青花的典型特征——胎质坚致,胎体比较轻薄。撇口,弧腹,竹节形高圈足。白釉泛青,肥腴,青花发色微微泛青灰色,外壁绘云龙纹,小头细颈,斜方格纹龙鳞,三爪,内壁口沿绘卷草纹,碗心饰一朵菊花纹,碗壁饰印花龙纹。

第二处,山东邹城市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明鲁荒王朱檀的戈妃墓出土的元末明初青花云龙纹罐,1971年出土,山东省博物馆收藏。罐残高33厘米,朱檀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子,出生两月受封鲁王,15岁就藩。罐的颈部缺损,就盖罐现存部分观察,它的复原造型应该与安徽省蚌埠市汤和墓出土的青花盖罐相类似。罐的青花发色比较鲜艳,主体纹样为四爪云龙纹,龙的形象矫健,小头细身,胫部的莲瓣纹中夹有大括号样的莲瓣尖。

第三处,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东善桥观音山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沐英墓出土的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纹梅瓶,1950年出土,江苏省南京市博物馆收藏。梅瓶高44.1、口径5.1、足径13厘米。梅瓶胎质坚致,造型规整,颈部呈梯形状,平底内凹成浅圈足。白釉泛青,青花发色苍翠浓重。通体五层纹样,绘画精美:肩部为杂宝覆莲纹和缠枝莲纹,腹部绘萧何月下追韩信纹,绘有萧何、韩信和艄公三人,画面点缀芭蕉、竹石、松树和梅花等纹饰,胫部饰卷草纹和花卉仰莲瓣纹,有大括号式的莲瓣尖。这件梅瓶完整无缺,是国宝级文物。

第四处,安徽省蚌埠市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汤和墓出土的青花缠枝牡丹纹盖罐,1973年出土,安徽省博物馆收藏。汤和生于元泰定三年(1326),卒于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墓中出土了陶瓷器、金银器、铜器和玉器100余件。汤和墓出土的青花盖罐,通高47.5、口径15.6厘米,工艺精湛,是典型的元青花瓷。盖罐青花发色浓艳,主体纹样是缠枝牡丹纹。

第五处,湖北省钟祥市明永乐十二年(1414)郢靖王墓出土的2件青花梅瓶,2006年出土,湖北省博物馆收藏。这是一座合葬墓,墓主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二十三子朱栋夫妇。朱栋生于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卒于明永乐十二年(1414)。出土的二件梅瓶,一件是元代青花云龙纹梅瓶,高35.4、口径5.2、底径11.2厘米,青花发色浓艳,有铁锈斑痕,绘画画笔比较粗犷,一共绘有四层纹样,肩部是杂宝莲瓣纹和缠枝牡丹纹装饰带,腹部主题纹样为四爪云龙纹,龙纹形象威猛,细颈,胫部绘莲瓣纹。另一件是元代青花四爱图梅瓶,高38.7、口径6.4、底径13厘米,青花发色较云龙纹梅瓶稍微显得淡雅一些。梅瓶所绘纹样分为三大部分,肩部绘凤穿牡丹纹,腹部是四处开光,每幅内分别绘高士四爱图——陶渊明爱菊、周敦颐爱莲、林和靖爱梅、王羲之爱兰,胫部为带大括号的莲瓣纹,每层纹样分别由花瓣纹和卷草纹相间,颈部最上一层纹样为卷草纹。

第六处,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乡尹西砂石厂明永乐十四年(1416)王氏墓出土的元青花凤穿花纹梅瓶,1990年9月出土,南京市博物馆收藏。王氏是明孝陵卫指挥使萧氏的妻子,这是一座分室合葬墓,萧氏墓已经被盗,墓中有精美的青花残片出土。凤穿花纹梅瓶高40、口径6.2、底径14.1厘米。梅瓶胎体厚重,砂底上有自然的火石红色,青花发色偏淡,有少量铁锈斑痕。卷草纹和钱纹装饰带将纹样分为三组,肩部饰凤穿牡丹纹,腹部是四朵缠枝牡丹纹,胫部为莲瓣纹,口沿下青花署两个楷书“四”。

第七处,南京市中华门外郎宅山明永乐十六年(1418)叶氏墓出土一件青花莲池鸳鸯纹碗,1960年出土,南京市博物馆收藏。碗高13.4、口径30底径9.3厘米。胎质坚致,胎体比较厚重。撇口,弧腹,圈足,足端平切,有鸡心点。白釉泛青灰色,肥腴,青花发色微微泛灰,腹部呈色比较浓重。外壁绘缠枝莲纹和仰莲瓣纹,内壁口沿为缠枝菊花纹,碗底内心饰莲池鸳鸯纹。碗的胎、釉、彩都具有元代青花的典型特征,且出土于纪年墓葬,是研究元青花瓷的难得资料。

宋晟、叶氏为明永乐朝的皇亲国戚,其子宋琥为当朝驸马。宋晟墓中出土了白釉瓷和龙泉青釉瓷169件,另外还出土了金器、银器、铜器、铁器、陶器等随葬品。宋晟夫人叶氏墓中出土了白釉瓷、龙泉青釉瓷、黄釉瓷、青花瓷,一共33件瓷器。值得一提的是,宋晟儿子宋琥和长孙宋铉夫人墓中各出土了一件釉里红松竹梅纹梅瓶。宋晟字景阳,安徽定远人,随父宋朝用参加朱元璋的反元战争,明成祖对宋晟十分器重,其历任建宁、江西、大同、陕西四都督指挥使,明永乐初年被委以西北边务,是明成祖朱元璋在西北的一员大将。宋晟夫妇以及宋晟家族墓中出土众多瓷器,叶氏夫人的墓中有元青花碗,都应该与他在江西任过都督指挥使有关。

第八处,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县应塘村明正统四年(1439)沐晟(沐英之子)墓出土一件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图8),1959年出土,江苏省南京市博物馆收藏。梅瓶高41、口径5.2、足径14厘米。梅瓶的胎质坚致,造型高大,端庄秀丽。折沿小口,口沿平,细短颈,圆肩,长腹,下部渐收,平底内凹成浅圈足,白釉泛青,肥腴。青花发色浓重。肩部为杂宝覆莲纹和缠枝莲纹,腹部绘缠枝牡丹纹,胫部饰仰莲瓣纹。

第九处,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季桥乡颜刘村凤凰墩明成化六年(1470)陶升夫妇合葬墓中出土元代青花缠枝牡丹纹铺首耳盖罐,1980年出土,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博物馆收藏。盖罐通高43.3、口径16、底足18厘米。盖罐高大厚重,造型古朴。盖为子母口,盖钮修复;罐身贴塑铺首耳一对,有孔可穿环,平底内凹成浅圈足,足端不平整,内心有旋坯痕,底部凹凸不平,有同心圆痕迹,砂底见火石红。盖罐釉质滋润呈蛋青色,青花颜料苍翠浓艳,局部有晕散现象,发色浓重处呈现蓝黑色的铁锈斑点,手触有凹凸之感。全身绘古钱纹、菱形纹、卷草纹、缠枝菊花纹、变体莲瓣纹等辅助纹饰共12层,器身腹部绘主体纹饰——六朵盛开的缠枝牡丹纹,每层纹饰之间均用双线和单线弦纹相隔。罐内采用荡釉法施釉,釉汁不均有露胎现象。罐体表面有明显的连接痕迹。

二、几点思考

1、元青花被明代皇族国戚和王公大臣视为宝物

本文所列的9处出土元青花墓葬的墓主,除了明成化年间的陶升合葬墓以外,其他都是皇族国戚和王公大臣。他们随葬品的档次都很高。第一例,汪兴祖墓的随葬品有宋元官窑和哥窑瓷、金器、银器和玉带,墓中仅仅出土了这一件青花器,且此高足碗是元青花中的一般器物。第二例,鲁荒王朱檀墓中出土了1000多件随葬品,其中不乏奇世珍宝,有海天唐代古琴;有未曾著录过的古书,其中有元刊本;有宋高宗题跋的扇面,其上画着葵花蛱蝶;还有朱檀的礼冠九旒冕、镶宝石金带扣等数件国宝级文物,墓中还出土了一件完整的釉里红花卉纹碗。如此重量级的随葬品中,夹杂着1件青花瓷残器,足见它的珍贵,或许其中还有其他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第三例,宋晟和其妻叶氏墓中出土了金饰和202件瓷器,且瓷器多为日用餐具。值得一提的是,宋晟做过江西都督指挥使,此官正二品,为省级兵权掌握者,他应该是了解元青花的。这件青花莲池鸳鸯纹碗虽然纹样画笔流畅,但其青花发色和制作工艺在元青花中不属于上流,而且,叶氏夫妇墓中只有这1件青花碗,其余201件都是白釉和龙泉青釉瓷,足以说明其珍贵。

2、九处墓中出土元青花的细部有别

通过观察这十件元青花,我们发现,它们的细部有别。因为没有得到器物底部和内壁的资料,故仅仅从照片上可以看到的造型和纹样两方面作初步对比。

首先比较造型。这十件元青花中有3件大罐、5件梅瓶可以作比较。

3件大罐中,朱檀墓出土的一件口部已经残缺,所以仅仅将安徽省蚌埠市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汤和墓出土的青花缠枝牡丹纹盖罐和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刘村凤凰墩明成化六年(1470)陶升夫妇合葬墓中出土的青花缠枝牡丹纹铺首耳盖罐相比较。可以看出,二只盖罐的造型略有区别,陶升夫妇墓出土盖罐的颈部较汤和墓盖罐收敛,呈流线型。罐身纹样的画法,虽然二只盖罐都为六层纹样,但是,风格俨然不同。陶升夫妇墓出土盖罐的青花发色没有汤和墓盖罐那般浓重,盖罐纹样为单纯绘画工艺,纹样风格飘逸;汤和墓盖罐的主体纹样是缠枝牡丹纹,为先刻后画工艺,布局严谨,画笔沉稳,而使纹样的艺术水平显得档次更高。盖罐的胫部莲瓣纹之间,陶升夫妇墓盖罐有大括号纹,而汤和墓盖罐没有。

本文列出5件梅瓶,下面比较它们颈部和肩部的造型异同,因为这两个部位,一来是最具元青花梅瓶特征的部位之一,二来在照片上比较容易看出差异。先比较颈部,一般认为,元青花梅瓶的颈部造型特征之一是外轮廓呈梯形,这个特征最明显的是明正统四年沐晟墓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和明永乐十二年朱栋墓青花云龙纹梅瓶,不具这一特征的是明永乐十四年王氏墓青花凤穿花纹梅瓶。再来对比肩部造型,在5件青花梅瓶中,王氏墓青花凤穿花纹梅瓶肩部的造型比较特殊,是溜肩,而其他梅瓶的肩部与绝大多数元青花梅瓶的肩部一样都比较浑圆。无独有偶,沐晟墓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和王氏墓青花凤穿花纹梅瓶的主体纹样都是牡丹纹,而两者牡丹纹的绘法有比较大的差异。二者牡丹纹的相似之处是都留有不甚清晰的白边,不同之处是,沐晟墓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的牡丹纹呈俯视展开样式,花瓣浑圆,花朵的形状和花瓣的结构交代得很清楚,花叶为1、2、2式,类似葫芦形的叶子,画笔硬朗;王氏墓青花凤穿花纹梅瓶下腹部的牡丹纹花瓣呈长条形,花瓣的结构交代得不甚清楚,花叶呈三叉式,画笔相对软疲。值得一提的是,王氏墓出土青花凤穿花纹梅瓶上腹部的凤穿牡丹纹与内蒙古自治区哲盟出土的青花玉壶春瓶上的凤穿牡丹纹,除了凤尾的画法不同以外,其他的元素,包括凤的飞翔姿态、牡丹的画法和青花发色都很相似,它们的青花发色不甚浓艳,都属于比较淡雅的一类。

刚才是造型与纹样的综合比较,现在再来比较莲瓣纹。在8件立器中,除了湖北省钟祥市朱栋墓出土的青花四爱图梅瓶和南京市王氏墓出土的青花凤穿牡丹纹梅瓶上没有莲纹以外,其他的6件立器上都有莲纹作为辅助纹样。明洪武二十五年沐英墓萧何月下追韩信纹梅瓶、明洪武二十八年汤和墓青花牡丹纹盖罐、明永乐十二年朱栋墓青花云龙纹梅瓶、明正统四年沐晟墓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上的莲纹是典型的元青花上多见的剪刀形叶,而明洪武二十二年朱檀墓青花云龙纹罐和明成化六年陶升夫妇墓青花缠枝牡丹纹兽耳盖罐是卷草形的莲叶,陶升夫妇墓青花缠枝牡丹纹兽耳盖罐上的莲纹还出现了写实的莲蓬,这种现象在元青花纹样中是很少的。

元青花罐和梅瓶,是元青花瓷中的精品,它们一般都是多层布局,主体纹样和辅助纹样相配合,牡丹纹和莲花纹是常见的纹样。乍一看,它们有一致的艺术风格,但是,无论在造型、纹样还是青花发色上,细部还是有区别的。出土墓葬时代的早晚与墓葬中出土器物的时代早晚没有关系,时代晚的墓葬中可以出土时代早的器物。但是,确定它们是同时代不同类型的器物,还是在时代上就有早晚的分别,还需要更多的材料,作更细致的分析。本文仅仅将所观察的现象提出来,与同好们共同讨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博淘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