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客服帮助 设为首页 博淘导航

艺术品缺乏感染力 谁来教育艺术圈

2013-01-28 15:51:42 作者:廖 廖 来源:博淘艺术培训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今天中国的艺术品在走上坡路,艺术却在走下坡路。表现之一就是:与中国历朝历代朝相比,今天关注艺术的大众前所未有的少。前两周,人大艺术学院院长徐唯辛同志发了一条微博……

今天中国的艺术品在走上坡路,艺术却在走下坡路。表现之一就是:与中国历朝历代朝相比,今天关注艺术的大众前所未有的少。前两周,人大艺术学院院长徐唯辛同志发了一条微博,照片上一所北京著名高校的墙上挂着一副“欧美风景”行画,在微博上引起一阵讨论,许多艺术人都据此哀叹今天的美学教育。

其实,今天的高校里,墙上挂一副建材市场买回来的“欧美山水”行画,算是有格调,更多的高校只有雪白的墙折射出苍白的艺术审美。今天的中国,知识精英云集的高等学府的艺术格调,甚至远比不上一间宋代的熟食店。《梦梁录》里记载:“汴京熟食店张挂名画,引观者流连。今杭城茶肆亦如之,插四时花,挂名人画,装点店前。”那是货真价实的宋代国家画院画家的真迹,就挂在寻常酒馆茶楼的墙上。当然,如果你在《射雕英雄传》里没有看到牛家村酒馆的墙上挂着院体画,仅仅因为那家酒馆实在太低档了。

高等学府的艺术格调尚且如此,其它地方更是惨不忍睹。刚刚评选出的全国十大丑恶雕塑就可以作证。因此,艺术圈里不少同志希望在大众中推广艺术。有的同志说,因为大众的美学与艺术的基础差,所以难辨好坏。适当的教育之后,他们的审美就能得到提升。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简单。

在小弟我看来,大众对艺术的漠视,是因为艺术圈自身出了问题,而不是大众的问题。正是艺术圈的疑难与困扰齐飞,阴暗共黯淡一色。造成了大众对艺术缺乏关注。

艺术品缺乏感染力

不要怀疑大众的眼光,人们虽然不一定了解艺术的深意,但是他们不会忽略艺术品的价值。宋代的酒馆老板未必懂得院体画家与民间画家有多大区别;元代贵族未必发自内心地欣赏赵孟頫;明清的盐商未必明白戴进与沈周的奥妙。但是艺术的奇妙在于,如果足够好,就算大众并不全懂,也会趋之若鹜。

1891年,在巴黎举行的高更作品拍卖会取得了成功。当时画家、艺术评论家阿尔伯特写了一篇报道,细腻地刻画了热爱但未必深刻理解艺术的人们。“在展厅里的人们就像非常聪明,十分细腻,懂得一切的好观众那样灵巧地微笑着,时不时地发出赞叹声和激动的低语声。大家都说这些作品都很漂亮、细腻、出色,说这些话时是那么的自信,以至于让人觉得他们真的对这些作品感兴趣,真的能理解所有的作品。”其实古今中外热爱艺术的大众,大多都是半懂不懂,只是今天的中国大众,面对艺术无动于衷,装都不愿意装了。

如果说寻常大众没有机会接触到艺术品,没有机会接受良好的艺术教育,那么顶级收藏家又如何呢?近年来冒出许多天价作品与大藏家,媒体上常常有大藏家的访谈。但是我们在访谈中,通常只看到藏家大谈艺术品价格的涨幅,从来不谈艺术对藏家的感染与熏陶。

一个藏家,在收藏艺术品之前和之后,心灵有何变化?古代艺术品给你带来什么?当代艺术又触动你什么?艺术对个人品味有何熏陶与滋润?所有这些,我们统统看不到。只看到富豪说过:“艺术是没有价值的,艺术被资本发现才有价值。”

由此,我们可以简单地下结论藏家都是暴发户,因此他们谈不出什么对艺术的感悟。但是再想一想,问题会不会出在我们艺术圈身上,而不是大众与暴发户身上?

事实上,古代艺术与今天的语境已经脱离,而大部分的当代艺术既缺乏价值判断,又缺乏文化的感染力、凝聚力与批判力。所以再多的藏品也无法真正地熏陶和感染收藏者。

我们只能说,在世俗层面,今天的艺术既不能让人进入更高等级的社会阶层;也不具有引领潮流的号召力。在专业层面,今天的艺术缺乏本土的语言,既没有颠覆权威的批判力,又缺乏启蒙与救赎的人文主义。

今天的大多数艺术品既不能像宋代的院体画一样,提升市民阶层的艺术鉴赏力,抬高个人的社会地位;也不像元代的文人画一样,凝聚汉族知识分子,抵抗外来文化的侵蚀;也不像明代吴门画派的江南Style,作为文人品味对抗皇家品味;也不像文艺复兴的艺术,可以唤起人的价值与自由主义的复苏;也不像民国的写实,作为颠覆传统糟粕的象征物;也不像美国抽象画,用新的艺术语言对抗社会主义写实主义,展示国家的政治文化力量。

请允许我改写一下马克思在《论费尔巴哈纲领第十一条》的名言“艺术家从来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解释美学和世界,但真正的关键是改变它。”好的艺术与艺术家,是可以改变世界的。但是今天的中国艺术,连藏家的心灵与品味都难以改变,勿论改变世界。

艺术家缺乏文化魅力

对古代的艺术家来说,艺术,是个动词。古代的画家们不但创作艺术品,事实上,他们的生活就是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古代的大众(市民与豪绅)真心向往艺术家的生活方式与品味,大众从心底里尊重、敬仰艺术家。只要能进入艺术家的圈子,哪怕常常被艺术家瞧不起,甚至嘲弄,他们也觉得甘之若饴。

大众有钱,只会建大房子。而文人画家在山间建别墅,“前辟广庭,俱植芭蕉。堂前松石梅兰,列置楚楚。旧竹数杆,岩石乱松,青翠溢目前。”画家们不但绘画,事实上他们就住在画中。

大众有钱,只会买最贵的茶叶。而画家们每月从数百里外的高山名涧中运回上佳泉水,携三五知己、童子,林间煮茶。

大众有钱,只会买良驹、暖轿。而画家们买一艘船,好比一间可以漂移的书房与画舫。文人画家们在“私家游船”上,豪于诗、戏于画、纵于酒、狂于歌。四处游览,或逛庙会、或游至胜景赏秋色、或寻亲探友。

大众有钱,只会逛青楼、娶小妾。而艺术家却能把赤裸裸的欲望,绘制成春宫图,创作出性文化图像。

大众有钱,只会弄个“天棚葡萄金鱼缸,肥狗壮丁胖丫头。”而艺术家却有文房十三事:随意散帙、焚香、品茗、鸣琴、挥尘、习静、临摹法书、观图画、弄笔墨、观池中鱼戏或听鸟声、观卉木、识奇字、玩文石。

大众有钱,只会穿戴华美衣裳。而文徵明却喜欢穿着旧衣裳去翰林院上班,有高官看不下去,想送他一件新衣。他拒绝道:“衣服只是被雨淋湿而已,无妨。”这个段子传颂千古,文徵明的粉丝恨不能给这故事配上郑秀文的歌:“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我不是在赞美文徵明的简朴,而是说,艺术家应该拥有一种不同于世俗审美的生活。

“艺术”不仅是艺术家的作品,艺术家的生活也是“艺术”的一部分。而今天的艺术家,并不能给大众展现一种令其羡慕和向往的生活方式。相反,艺术家有钱之后,跟随富豪的脚步去追求世俗的所谓上流社会生活,不外是高球雪茄夜总会,红酒会所时尚趴。事实上,有些当代艺术家不但对自己的生活没有自信,对自己的作品也没有自信,他们卖掉自己的画,有钱之后就会买古画,而不是收藏当代艺术。

虽然大众看待艺术的眼光不够专业,但是大多数的艺术圈中人到底是为权力站台,为资本站台,还是为理想站台,其实大众看得一清二楚。老江湖的艺术家就像个肉丸,滑不溜秋,在小圈子中滚来滚去,左右逢源。崇尚成功学的年轻艺术家就像个睾丸,一生出来就满脸皱纹地老去,从来没有过棱角与坚硬。你让收藏家怎么看得起你?你让大众怎么崇敬你?

当然,我们也不能一棍子全打倒所有的艺术家与艺术圈的从业者,还有些优秀的同志在历史迷雾中坚守价值,在消费主义的阴霾中坚守自己的艺术实践,他们用专业的智慧在不断突破艺术的边界。但是仅凭少数人之力,企图提升艺术在大众心目中的地位,显然杯水车薪。

艺术在大众心目中的地位,不但取决于艺术品的力量,还要取决于艺术家的人品与魅力。在质疑大众不懂艺术,远离艺术之前,艺术人需要反思自己的作品的力量与人格的魅力。在大多数艺术家与艺术圈中人做好自己本份之前,艺术教育无从谈起。哪怕学校与社会加大教育力度,充其量也只是一场赶鸭子上架的闹剧。点击进入博淘网首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博淘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